新利体育官网-女教师蹲守荷兰半月 -人肉-带回20万口罩等物资捐赠

0 Comments

(原标题:成都女教师蹲守荷兰半月 “人肉”带回20多万元口罩等物资捐赠)

虽然回成都快半个月了,但直到现在,陈勉依旧能回忆起当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买口罩时的情景,“早上9点出门去实体店碰运气,中午回住地随便吃点,下午网上下单继续买。”半个月来,她跑遍了整个荷兰,走过半个德国,行驶2000多公里,终于“人肉”带回8大箱防疫物资。而这些物资,她一个没留,全部捐给最紧缺的医院。

陈勉装了满满8箱物资乘机回国

口罩紧缺 她决定亲自出国购买

与其说陈勉是一个人在战斗,不如说在她背后,有无数人在支持着。1月23日,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作为成都某留学培训学校教育总监的陈勉此时也通过国外学生的口中,得知疫情对他们的影响。

学生发给她的信息

她告诉红星新闻,有的学生虽身在国外,但国内的父母很多都是医护人员,也奋战在抗疫一线,“他们缺乏物资,而疫情面前又只能上阵救治病人”。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学生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一个想法在脑中形成后,她便开始着手实施。正是因为那一瞬的想法,让她真的从国外带回了上万个口罩。她说:“如果你不去坚持,你真的永远不知道,一个人的力量到底可以多强大。”

最开始,她发动远在美国的学生去购买口罩,然后寄回来,但此时,美国的口罩也开始吃紧,学生们跑了好几天仅买到几百个口罩。“这根本不够!”由于她的职业是留学培训,在世界各地都有学生,她开始询问各国学生当地口罩的购买情况。一个已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定居的学生偶然间告诉她,因为疫情还未波及到荷兰,所有当地还有一些口罩库存。而当时,已经是1月底了,必须得赶紧决定,“怎么办?只有我去一趟了!”而就在此时,陈勉所在的成都公司和北京总公司也得知了她的想法,非常支持,分别捐出两万多元和六万多元作为口罩基金,把买口罩的事情托付给她。

陈勉去荷兰的机票

而陈勉周围的朋友得知此事,也贡献了爱心凑了一万五千多元给她。带上近十万元的口罩基金,陈勉坐上了1月30日下午最后一班成都飞往阿姆斯特丹的直航航班。

一路买买买

最后发现超支10多万元

陈勉说,其实到了当地,口罩的购买也没有预想中那么容易,“最开始几天口罩还比较好买,但随着发生疫情的消息传遍各国,荷兰的口罩开始慢慢吃紧,也越来越贵。”陈勉说,刚开始N95口罩折合人民币20元左右一个,可到后面,卖到了50多元一个。

当地出售的口罩

虽然价格贵,但有时跑一天下来,也最多只能买到20~30个口罩。她随即又开始转变战略,上午去实体店买,中午回到住地匆忙吃碗泡面后又继续在网上采购。

在网上找口罩资源

因为各个网点的库存不一,她还要一一打电话询问,“是否有那么多库存?能否多买一些?能否在离开荷兰前收到货?”陈勉说,46岁的她那十多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和那位已在当地定居的留学生开车走了2000多公里,“跑遍了整个荷兰,走了半个德国,各处找货源”。

买到的口罩

“看到有货就全部要,根本没想过价格。”她说,“有货就想要买到,因为带回去就能帮到人。”她也是后来才发现超预算了,不仅带过去的近十万元花光了,自己的信用卡也刷了十多万。最后,据她统计,总共买了防护服230套、N99口罩260个、N95口罩470个、FFP1口罩212个、一次性口罩10000个、额温枪120把,共计花费人民币237100元。

而对于多出来的10多万怎么解决?陈勉说,公司领导得知此事后,也承诺在复工后给她“报销”,而她自己也会捐赠一部分。

顺利抵达成都

马不停蹄地捐赠物资

2月16日,是离开荷兰的日子。最后,这些口罩、防护服等被打包成8个大箱

子,而航空公司规定每位旅客只能携带两个箱子,后来,她又花费7000多元买了一些行李额,但最后一个箱子还是“超载”了。她只能通过与国内各方联系,终于联系上了该航空公司驻阿姆斯特丹的货运负责人出面协调,才让8箱物资顺利上了飞机。而由于此时阿姆斯特丹直飞成都的航班已经停飞,她不得不先到上海,然后转机回成都,原本只需要10小时的航程,最后花了24小时。

在荷兰打包物资

到达成都后,她马不停蹄地把这些物资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根本没时间倒时差。”陈勉说,此次的物资除了大部分捐往湖北随州外,其余的都捐往了四川一些不怎么知名的医院,包括成都市、自贡市、宜宾市、广安市、重庆市、夹江县等医院,“也是学生父母所在的医院。这些医院因为此次疫情也参与救治”。其次,她还把部分物资送到成都部分区县基层工作人员手中。

快递捐赠物资

部分医院发来的感谢信

陈勉说,当她做完这一切,才觉得自己心安了。个人力量虽然微小,但能出一分力是一分。同时,她也再次深信,只要心中有力量支撑,个人的烛火可以照亮很多人。

本文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胡挺 章玲责任编辑:尹丽丽_NK3689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toryofdim.com